杜宇

举身赴清池

晋AXX094


天气越来越冷了。
我蹬着自行车晃悠着在寒风里回公寓。
天上飘起了小小的雪,我可不是个文艺青年,没什么雪中漫步的特殊癖好,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回赶。
路过公寓附近的快捷酒店时,我习惯性的看了看它的LED广告屏,上面有时间:2014年12月9日 星期一 19:55:03
虽然平时这个点钟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,可今天真有点奇怪,大星期一的,怎么一个人也没有。不对,那儿有人。
我蹬着车子靠近他。
那是个男人,中年,身形中等。不知为什么,我总看不清他的脸。他倚着一辆黑色的老旧大众桑塔纳,车很脏,在朦胧的灯光下明显蒙了一层土,一点也不亮,于是车牌极其醒目:【晋AXX094】。
男人和他的车一起被笼在路灯光里,男人像是在抽烟,站立的姿势说不出的古怪。
我一掠而过他,多看了他几眼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因为看不清脸?大概吧,我懒得想。
到公寓了,我存了车,和正在社区门口听广播的门卫老头打个招呼,就上楼了。
电梯里,我突然一个激灵。我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那么怪了,他没有影子。我又很想笑,开什么玩笑,人怎么会没影子。
可是我敢肯定,当时在地上的,只有那辆车的影子,而男人露出车身的上半身的影子,完全不存在。我是绝对的无神论者,我晃晃脑袋,一定是上了一天班累傻了,补补觉吧。

到家,我草草解决了晚饭,早早上床睡了,难得没有熬夜打网游。

第二天,我像往常一样起床,洗漱,做好早餐,打开电视,一边吃早饭一边看早间新闻。
有一则本市新闻:
昨日晚19:55,位于A区新华街发生一起汽车爆炸案,一辆牌照为【晋AXX094】的黑色桑塔纳轿车意外起火,发生爆炸。目前无人员伤亡,该车车主不明,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······
哟,这不是我家附近嘛,我怎么没听说,我嚼着煎蛋想。不对···“19:55”,“晋AXX094”,“黑色桑塔纳轿车”···怎么这么熟悉!
我有点懵。
我顾不上吃早餐了,我抓起大衣冲出门,直奔那事发地点。

我气喘吁吁的到达,汽车残骸已被收拾的差不多,只剩下零星的碎片,柏油马路上还有被火灼烧的痕迹。
我简直无法思考。昨天,我明明就在这里,在19:55这一刻,路过这里,看到那辆汽车,完好无损的桑塔纳,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!
虽然那个男人,似乎没有影子。
我想都没想就跑进了旁边的快捷酒店,急吼吼的问前台小姐:“你们门外那个表,准吗?”
“什么表?”漂亮的小姐微微皱起眉,一时没明白我在说什么。
“就是那个广告上的,广告屏上的那个表。”
“当然准!是对着北京时间调的,从来没走错过。”
难道是我昨晚看错了?不可能啊,就算是按我下班的时间来算,经过这里也差不多是那个时间。我眉头皱起来,背靠着前台发呆。
前台小姐见我情绪变了,问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吗?”
我想想,说出来也不会怎样,就把我昨晚在这里的经历挑主要部分告诉了她。
她一脸惊异:“这怎么可能!昨晚这条街上,七点半之后就没人经过了,只有这辆车而已。”

这什么乱七八糟的!什么没人,你怎么知道没人,老子不是人?
这时,一位警察走进来:“怎么了?”
前台小姐嘴快,我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把我的经历一字不差告诉了那警察。
我以为那警察叔叔不会当真,没想到他一脸认真地看着我:“你,昨天晚上有没有喝酒之类的,精神状况正常吗?”
“当然没有。”这是哪里跟哪里啊警察叔叔。
“那你确定吗?你确定昨晚你精神状态正常吗,确定自己经过这段路吗?有人可以证明吗?”
警察叔叔,你干这行以前是不是做过传销啊,这么犀利。“我的同事、朋友都可以作证。至于昨晚到底有没有经过这里······”我抬头,视线延伸到酒店大门,“这里应该有监控吧?”
警察不动声色地盯着我,把我盯得格外心虚。不过我也真想搞清楚,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。于是我也不动声色的盯着警察。那警察叔叔大概实在没见过我这样执着的“精神病”,不甘示弱的和我含情脉脉地对视。
前台小姐受不了了,清了一下嗓子:“两位先生,你们看录像吗?”
警察别开视线,叹了口气:“看吧。”

监控从昨晚的19:55开始播放,角度正好,那车在画面的中央偏左下方,汽车所在的路段一览无遗。只可惜车本就是黑的,又是晚上,实在看不清车旁是否站着人。五分钟格外漫长,我的眼睛简直要瞪出血,街上却真的没有一个人出现。
电子显示刚蹦到19:55:01,汽车就开始自燃了。先是一簇很小的火苗,接着小火苗以惊人的速度蔓延整车,四周被火光照亮,这是我看清了,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包括我认为该站在车边的那个男人。
火势很大,酒店里却没有一个工作人员出来查看一下火情。前台小姐说,当有人发现起火的时候,已经烧了半辆车了,保安很有安全意识,想到可能爆炸,没有让人出去,只是迅速报了火警。
当时间蹦到19:56:00时,车炸了。然后不到两分钟,消防车赶到了。
警察暂停了录像。

“录像我们早就看过一遍了,根本没有任何人出现。”
我没有接他的话,喃喃道:“这车,是自己烧起来的?”
警察沉默了一下,又叹一口气:“是啊,机动车自燃。”
我不说话,沉默着瘫在椅子里,眼睛死盯,不,可以说是死瞪着显示器上那堆飞溅开的汽车残骸。我想此时自己的脸色,就是传说中的面如死灰。

警察见我彻底没了声,拍拍我的肩:“小伙子,今天就这样吧,我们也就知道这么多资料啊,还要抓紧时间找车主呢。你先回去休息吧。嗯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医院?”
也是,现在这种情况,是个正常人都会认为我精神有问题。
而我的大脑意外地冷静而清晰。我想自己真是受到刺激了,我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。例如我为什么要这么冷静地思考这么诡异的问题,就现在这种状态我去超市抢劫会不会成功。
我觉得自己继续瘫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管饭,反而可能被那警察叔叔押去精神病院,就推开椅子站起来,在警察先生和前台小姐的目送下,推开监控室的门,走出酒店。

走出酒店,才发现天都黑了。一天过得真快,我突然觉得有点饿。
我走下大门的台阶。
一辆老旧的、脏兮兮的黑色桑塔纳像一把利剑刺入我的视网膜。
整条街上除了我,一个人都没有。惨白的路灯像手术室的无影灯一样扎眼。
我下意识的去看那车的牌照:
【晋AXX094】

没等我大脑充血抽自己耳光,我上方的天空,左右两边的街道,身后的快捷酒店里,甚至是我面前的车里,都响起模糊的、频率极高的声音,让我无法冷静。
声音越来越响,越来越清晰,像是急促的铃声,又像是指甲刮玻璃时发出的声音一样让人崩溃。



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,一巴掌把我叫嚣着的闹钟拍得几乎变形,终于结束了这场诡异的梦。
我滑坐在地板上,靠着床沿喘气。汗水浸透了我的睡衣,梦里残留着的诡异与紧张让我抓狂。

好在我是个现实的人,没有在那个梦里沉沦太久。我很快平复了自己莫名慌张的心情,我没时间浪费了,我想今天早上我不得不挤出时间洗个澡。

我像往常一样开始了自己新的一天。午休时,我还把自己的梦添油加醋的给公司的女同事讲了一遍,效果颇佳。我内心无语:果真是个离奇的梦。



下班了,我蹬着自行车晃悠着在寒风里回公寓。
天上飘起了小小的雪,我可不是个文艺青年,没什么雪中漫步的特殊癖好,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回赶。
路过公寓附近的快捷酒店时,我习惯性的看了看它的LED广告屏,上面有时间:2014年12月9日 星期一 19:55:03
大礼拜一的,这街上怎么一个人也没有。不对,那儿有人。
我蹬着车子靠近他。
那是个男人,中年,身形中等。不知为什么,我总看不清他的脸。他倚着一辆黑色的老旧大众桑塔纳,车很脏,在朦胧的灯光下明显蒙了一层土,一点也不亮。男人和他的车一起被笼在路灯光里,男人像是在抽烟,站立的姿势说不出的古怪。
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场面有多么似曾相识,只是忍不住盯着男人看,好奇他的长相。
路灯下,车的影子完整而完美,轮廓清晰分明。
我心里有一丝异样一闪而过。
我下意识的去看车的牌照:

【晋AXX094】

评论(36)
热度(14)

© 杜宇 | Powered by LOFTER